殉職先烈 黃瑞鵬


 

 

 

 

 

簡述:

  八十六年九月十三日上午八時五十九分,消防隊接獲報案,前鎮區鎮興路與鎮洋路口(鎮興橋附近)發生石油氣外洩現象,前鎮消防分隊據報後派出二部消防車,由小隊長李世昌率隊員陳正坤、張簡政裕、黃瑞鵬等前往救災。到達現場後,現場立即發生嚴重氣爆,使得前往救災的人員全數遭到嚴重燒傷,都在2-3度燒傷,其中李世昌受到68%、陳正坤50%、張簡政裕20%、黃瑞鵬100%,事故發生後,陳正坤於九月二十二日不治殉職,黃瑞鵬於十二月十五日不治殉職。


事件詳細經過:

  八十六年九月十三日上午八時,中油公司高雄煉油廠在高雄市前鎮區鎮興橋進行管線切割換管工程,負責監工的中油職員張曾祜指出,承包的必生工程公司人員昨天上午八時三十分先以挖土機在直徑十二吋管線上挖零點九公分小洞,測試管線內是否有殘存的液化天然氣,開始時,發現灌入管線「頂水」的用水湧出,為了加速管線內的水排出,工程人員將洞挖的像拳頭那麼大,沒想到突然有大量液化石油氣溢出,施工人員馬上打電話報案,請消防隊前來支援,並通知附近商家關掉電源,當消防人員到場時,現場便突然發生嚴重氣爆,大火沿著油氣竄燒,附近二十三戶民宅被燒毀或玻璃被震碎,當場造成二人死亡,二十四人受傷,大火到九月十三日晚上十時才完全撲滅,受傷而死亡的人員持續增加。

  氣爆時,位在鎮興路三十八號的檳榔攤首當其衝,經營檳榔攤的吳秀蘭正在看店,其公公蘇春風(八十三歲)與鄰居蔡三榮(六十二歲)、戴松木(六十六歲)在檳榔攤前聊天,強烈的氣爆高熱,把戴松木的頭髮及衣服燒光,當場慘死;蔡三榮與蘇春風被震到鎮興路卅八號地下室,也當場死亡,吳秀蘭受到嚴重灼傷,送醫後尚未脫離險境,在消防車附近警戒的李世昌等四名消防人員嚴重灼傷,附近民眾也有二十多人被氣爆波及。

  引發爆炸的原因有好幾種說法,中油公司負責現場監工的職員張曾祜肯定的表示,他看到一名機車騎士強行進入戒護的漏氣區,隨即聽到三、四聲氣爆接著就看到火舌到處亂竄,鎮興路靠鎮興橋兩端的房屋陷入一片火海。現場民眾則有人指出,是消防車或挖土機的引擎引爆,但消防車及挖土機司機強調,爆炸時引擎早已關掉,不可能引發爆炸,另有民眾指稱,有人丟菸蒂惹禍。

  必生公司工人孫來發回憶當時的情況說,上午換裝中油管線工程,事前已做了管線的清理,並檢測沒有瓦斯才著手切割管線,必生公司、中油公司在動工前,也請來消防車在一旁戒護,但切割工作才進行沒幾分鐘,就引來巨大的爆炸,他因距離爆炸現場較遠,只有雙手雙腳被爆炸引發的高溫灼傷。孫來發說:上午施工前,他公司和中油公司人員約有七、八人在場,爆炸如何發生,他也不清楚。

  在高雄發生重大氣爆的工安意外後,正在日本訪問的董事長李樹久已決定提前趕回台灣。


消防隊搶救經過:

  八十六年九月十三日,高雄市消防局於上午八時五十九分接獲施工單位報案,前鎮區鎮興路與鎮洋路口(鎮興橋附近)發生石油氣外洩現象,消防局立派遣前鎮分隊小隊長李世昌、隊員黃瑞鵬、張簡政裕及陳正坤等四人,駕乘一輛十二公噸的消防水廂車,和一輛三公噸的消防水廂車到場,協助施工單位處理外洩事件,由於當地空氣中已瀰漫瓦斯,消防人員要求民眾不得進入警戒範圍內,台灣電力公司也派員到場暫時切斷電源。

  上午九時十五分,消防人員大致控制住場面,準備與施工單位著手處理瓦斯外洩問題,突然傳出好幾聲巨響,一陣天搖地動後,鎮興路三十四巷口附近地區陷入一片火海,有人看見機車凌空飛了起來,機車行內的數十輛機車以及路旁汽、機車瞬間著火;鄰近的民宅也冒出火舌,商家住宅的玻璃被震碎,現場有五名消防隊員嚴重燒傷,他們分別是
黃瑞鵬、李世昌、張簡政裕、陳正坤、謝水茂。

  由於發生瓦斯外洩的管線為高壓幹管,如貿然壓制滅火,氣體燃料會繼續外洩,可能會發生第二次更嚴重的氣爆,因此消防人員只以水柱圍住起火點,避免火勢波及鄰近民宅,而讓火勢繼續燃燒,直到晚上十時管線裡的燃料才燃燒完畢。

  火警發生後,消防局陸續動員,共有73人,33輛車進行搶救,後來由於火勢很大,且現場控制不易,立刻將能動員的內勤人員也動員前往救援,連正在高雄市人力發展資源中心上「消防法令」課程的人員也停課,調往支援。

  消防局前鎮分隊兩輛消防水廂車遭火勢波及後,已無法正常行駛,據消防局表示,消防局除人員受到重創外,車輛損失方面有十二公噸水廂車,三公噸消防水廂車等各一輛,這是高雄市消防局近年來罕見的人員及財物損失。

 

傷亡人員:

  受傷人員分別送高雄醫學院、八○六醫院、長庚醫院,名單如下:
黃瑞鵬:(消防員)燒傷面積百分之百,最終不治死亡
陳正坤:(消防員)燒傷面積百分之五十,最終不治死亡
李世昌:(消防小隊長)燒傷面積百分之三十,主要傷勢在臉上,伴隨消化道出血。
張簡政裕:(消防員),燒傷面積百分之廿。
蘇春風:八十三歲,當場死亡
蔡三榮:六十二歲,當場死亡
戴松木:六十六歲,當場死亡
蔡永和:燒傷面積百分之五十,最終不治死亡
鄭金振:燒傷面積百分之四十,二到三度灼傷。
李福來:燒傷面積百分之三十。
蘇淑雅:女,燒傷面積百分之五十。
呂永祥:燒傷面積百分之九十。
林聰明:燒傷面積百分之七十,有合併吸入性灼傷,加上腎功能不佳,醫院為他洗腎,最終不治死亡
吳染:女,燒傷面積是百分之九十五,有肺積水現象,腎功能出現障礙,本是送高醫,因高醫沒有燒傷病床,都在下午分別轉送台南成大醫院。
吳秀蘭:女,燒傷面積是百分之九十九,本是送高醫,因高醫沒有燒傷病床,都在下午分別轉送台南成大醫院,最終不治死亡
柳錦秀:女,燒傷面積百分之七十,最終不治死亡
蕭登元:燒傷面積百分之廿。
孫來發:燒傷面積百分之六。
蔣至美:燒傷面積百分之三十。
王榮芳:燒傷面積百分之九十,最終不治死亡
黃榮堂:腳傷。
黃美雲:昏倒。
廖闖:燒傷面積達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屬於三度灼傷,臉部、四肢、全身都皮開肉綻,醫師進行清創手術。
蘇國昌:燒傷面積都在百分之八十到八十五,醫師為兩人做清創手術,去除被破壞的組織,還有皮膚切開術。
李清華:燒傷面積都在百分之八十到八十五,醫師為兩人做清創手術,去除被破壞的組織,還有皮膚切開術,讓血液循環好一些。
戴志裕:原本送阮綜合醫院,下午三十轉送長庚,燒傷面積百分之三十,無法進食,有生命危險。

因嚴重燒傷而死亡的傷者持續出現,最終總共造成十一人死亡。

  高雄醫學院附設中和醫院醫師賴春生說,這麼大範圍燒傷的病人可說是非常危急,尤其燒傷達百分之九十的病人,合併吸入性灼傷,情況更嚴重。最「危險」的是未來的二周到一個月內,因為帶有吸入性灼傷,可能會發生敗血症及呼吸衰竭,醫師最擔心的是會引起肺部感染。


受災居民的無奈:

  爆炸後,附近的透天民宅一片焦黑,住在受災區域的民眾一大早趕回家,想看看家裡的情況,可是整個區域已經封鎖,眼看住家突然付之一炬,無辜的受災戶擔心往後日子。在一家家被燒得焦黑的住宅裡,善心人士放了兩盒西點,然而在警方的封鎖下,家戶都空蕩無人。機車店埵迂ず魖挪N得僅剩骨架,壓克力雕刻店的電腦、器具都燒垮了。被燒得非常嚴重的三角窗透天厝,一樓到三樓幾近鏤空,僅剩的一小截窗簾在晨風中無力搖晃。

  在臨時安置受災戶的汽車旅館裡,全家人幸運都平安的黃榮堂一家人,擠在狹窄的旅館套房裡,黃家整棟房子都被燒的精光,黃榮堂擔心所有家當都燒毀了,剛剛花幾百萬元添購的謀生機器和電腦都沒了,以後不曉得要怎麼辦?黃太太則說幾個小孩好不容易湊起來要給大女兒買車子的現金,全燒掉了,本來打算農曆8月買的車也成泡影。黃家的女兒指身上的衣服說:「這是借來的,都沒衣服穿了,明天要上學,也沒制服、也沒有書了,要參加考試的證件也全沒了。」


殉職人員眷屬與袍澤的悲傷不捨:

  「我會等你,天天來看你」﹔
黃瑞鵬原訂十一月結婚,不料在中油爆炸案中遭嚴重灼傷,他的未婚妻邱子琴到醫院隔窗探視,紅著眼睛向未婚夫承諾「我會等你」。

  黃瑞鵬全身燒傷面積達百分之九十五以上,被送到國軍八○六醫院急救,他是家中獨子,其父母親見到兒子被燒的面目全非,傷心欲絕,他的未婚妻邱子琴更是難過,哭紅了眼的邱子琴隔著玻璃,拿著電話筒向全身包裹紗布的黃瑞鵬說她會等他,希望他好好療傷。

  八十六年十二月十五日晚上,和死神搏鬥三個多月的高雄市消防局隊員
黃瑞鵬終於撐不下去,在相交13年的女友和家人含淚勸慰中走了。黃瑞鵬受傷面積幾乎達百分之百,連醫療人員都表示不樂觀,但是,求生意志堅強的他,忍受了截肢手術及一次又一次痛徹扉的植皮治療,他都不曾叫苦,那分煎熬,看得女友總是無法自持的淚濕衣衫。

  
黃瑞鵬的姊姊指出,瑞鵬走了,家人並不埋怨,認為他在他最心愛的工作上做出最大的犧牲應死而無悔,家人只是心疼過去生龍活虎、樂觀好動的瑞鵬在受傷後所受到的煎熬。黃瑞鵬和死神搏鬥三個多月期間,那股強烈的求生意志,連外人看了都會心酸落淚。黃大姊說,弟弟受傷嚴重,不能開口說話,但是,他們可以感受到他有很多話要說,所以就透過筆談,只是,他拚力所寫的話,根本沒有人看得懂。這一張張「看不懂的話」,都是黃瑞鵬和家人心交的聲音,黃大姊紅著眼眶說,她會永遠保存下來。

  事實上,
黃瑞鵬要說什麼,家人了然於心,黃大姊說,他最放心不下的是原定今年10月要結婚的女友,那是他交往13年的青梅竹馬,為了她,黃瑞鵬才極力請調回高雄,想不到,原本要歡歡喜喜共度白頭,卻發生這一不幸,這如何讓他走得開?

  黃員接受醫療期間,憑著堅強求生意念,情況一度好轉,無奈病情驟變,仍強忍痛楚,盼家人利用撫恤金購置全國設備性能最佳的救護車,捐贈給災難需救治的世人使用,家屬相當重視
黃瑞鵬的遺願,因此殉職噩耗傳出後,立即聯繫廠商洽購救護車。

  黃瑞鵬臨死前交代捐贈加護型救護車,顯現他無悔無憾的崇高氣魄,更是將個人之於同僚之愛,轉化為大愛的偉大情操,堪稱「英雄不死」!黃瑞鵬走了!但往後世人瞧見瑞鵬號穿梭街頭救人送醫,當既聯想到他,聯想到消防人員每次的救災行動就是一次的命運交替、挑戰。

  另外氣爆事件最先趕到現場的消防隊員張簡政裕遭到灼傷,他的母親心痛得哭得像個淚人。父親則很無奈地說:「消防工作本就充滿無法預料的不確定危險,這工作令人擔憂,本來有叫孩子服務六年後就不要再當消防隊員了,但是他就是不聽」

  消防人員平時投入救災工作,遭遇大大小小火警的機率甚高,站在第一線的搶救人員,據報馳抵現場,在與火神交戰中還得搶救受困者,救援工作遲疑不得,但一般民眾看待平常火警,抱著看熱鬧的心態,殊不知任何火警救援的艱難與危險。譬如,民宅火警,濃煙瀰漫,前線消防員得拉水線衝入,在濃煙中澆灌火苗,在艱危的環境尋找受困者,若非深臨其境,何能體會。

各界追悼:

  警專一四二期消防科畢業的
黃瑞鵬,高雄縣人,三十一歲,曾參與台中衛爾康大火救災獲表揚,八十五年一月調任高雄市消防局前鎮分隊,今年九月十三日搶救高雄市前鎮區鎮興橋瓦斯外洩事件,不幸遭遇火場嚴重氣爆,受到二至三級的95%灼傷,送海總與死神搏鬥九十三天,因敗血症,十二月十五日晚間殉職。

  八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高雄市舉行前鎮氣爆事件殉職消防員
黃瑞鵬的公祭儀式,內政部長葉金鳳,總統府副秘書長黃正雄,消防署長陳弘毅及市長吳敦義,均到場拈香致意。首先內政部長葉金鳳頒發消防榮譽獎章給予殉職人員遺族,接著陳署長頒給消防楷模證書,覆蓋消防署旗,高雄市長吳敦義當場宣達黃員位階追晉二級,家屬則完成其遺愛世間心願,捐贈全國設備最佳加護型救護車,命名「瑞鵬號」,現場莊嚴肅穆,備極哀榮。

  捐贈的「瑞鵬號」加護型救護車,價值新台幣三百萬元,五千七百CC馬力、六門式、防火車體,可同時載運兩名病患,車內備置四個一百一十伏特電插座,有中央氧氣控制系統,開刀房用燈、攜帶式心臟功能監視器,電擊器及無線電加護型急救箱,車體並附設八盞強力照明燈,提供夜間搜救或成立臨時救護站使用。 

  
 公祭儀式在市立殯儀館景行廳舉行,黃員奮勇救災、鞠躬盡瘁的義行風範,遺愛人間的至高情操,受到在場人員致以最高敬意,公祭結束後「消防英雄」黃瑞鵬,走向了另一個空間,但「瑞鵬號」的起源與精神,將令它與世人共長存,瑞鵬號啟示了公共安全維護的重要,也啟示了消防救難人員的工作艱辛。

 

生平事略

  台灣高雄縣人,民國五十六年六月十日生,生性樂觀進取善解人意,民國八十一年報考台灣警察專科學校一百四十二期消防科,在校期間身受各級師長賞識,其優秀之表現堪為同儕之典範。

  黃瑞鵬君畢業後,先於民國八十二年六月五日分發至台中市警察局消防隊服務,八十四年台中衛爾康大火救人無數並獲表揚,民國八十五年一月二十五日轉調高雄市消防局前鎮分隊,服務期間公誠廉節,善盡職責,出生入死,著有功績,為消防不可多得之優秀同仁。

  黃瑞鵬君忠勤職守,於民國八十六年九月十三日上午八時五十九分,冒險奮勇搶救高雄市前鎮區鎮興橋瓦斯外洩事件,不幸遭受氣爆波及,身受嚴重灼傷達百分之95以上,經同仁送往海軍總醫院急救,雖經名醫引進國外最先進燒燙傷醫療技術,加上黃君本身強烈求生意志,情況一度好轉,令各界關心人士振奮,唯最終仍因敗血症,與死神搏鬥九十三天候,於民國八十六年十二月十五日晚間十時二十分因公殉職,得年三十有一。

  黃瑞鵬君臨終遺志,請遺族捐贈一部配備完善之加強型救護車,贈予高雄市政府消防局前鎮分隊,藉此延續其救人救災志業。

  偉哉 慈悲為懷,求仁得仁,偉大胸襟的精神將與瑞鵬號救護車永留人間,並為消防典範。瑞鵬君英年早逝,年老雙親飽嚐白髮人送黑髮人之哀慟,同事舊誼聞耗,莫不同掬哀悼,僅述黃君生平梗概,藉充潛德,並誌哀思。